about privilege contact registration login

為應付美國 只好鬆房策
(2019年1月16日)

世事就是這樣弔詭,很多你想要的事情,當它真的來到的時候,你卻不想要了,甚至會千方百計阻止它的出現。

1997年前,香港人多麼希望樓價會跌,政府亦出了很多遏抑措施,希望可以阻止樓市的升勢。到亞洲金融風暴導致樓市大跌後,港人才發覺,原來樓價跌比樓價升更痛苦,所以又反過來要政府救市了。

同樣的情況在中國內地又再發生。中央政府一直不想看到中國的經濟增長過度依賴房地產市場。為了阻止資源過度向房地產市場傾斜,推出了大量措施去制約樓市,既限購,又限貸,連市場成交甚麼價錢也設上限,可謂出盡法寶。但自從2018年中樓市出現見頂的跡象後,中國政府的神經又緊張起來,擔心樓價會失控下跌,拖累整個中國經濟。

況且,中美貿易戰已上升為中國政府要面對的主要矛盾,為了應付美國的步步進逼,中國政府只好暫且放下房地產問題,先求穩住局面,待時機成熟時再去處理。

中美摩擦加劇後,中國經濟的下行壓力日益嚴重。2018年第四季之後,政府對房地產市場的取態開始改變,由一切從嚴改為穩定壓倒一切。住建部把2018年的政策目標簡單地訂定為「三穩」──「穩地價」、「穩房價」及「穩預期」,目的就是不讓房地產泡沫在這個不恰當的時刻破滅。中國政府十分清楚,房地產市場的泡沫爆破,對中國帶來的短期衝擊會比中美貿易戰還要大。

中國政府首先要做的,就是要穩住樓價,只有樓價穩住了,開發商才願意投地作新的發展。這樣,地方政府才有可靠的財政收入,去繼續進行基建,及為基層提供生活保障。此外,樓價穩得住,開發商才有開盤賣樓的環境,才能有收入去還債。否則,若是開發商出現債務違約,中國的銀行系統亦不一定吃得消。

中國的開發商應該都看到了政府的軟肋,所以都拼命借貸,以把自己弄到大到不能倒,一倒就足以累銀行、累國家,那政府就只好出手救他們。只不過,有一點他們可能想漏了。中國政府可能迫於無奈,非救他們的公司不可;但不一定救他們個人,秋後是要算帳的。

現時,中美矛盾已成了主要矛盾,中國政府為了槍口一致對外,只好放棄在現階段去處理房地產泡沫問題,甚至不惜任由泡沫進一步擴大,以延後矛盾激發的時間。但長遠而言,中國政府是不想中國經濟被房地產騎劫的。

內地的房價,其實自2018年中開始已全面回落,跌勢比香港還要明顯。香港只跌一成左右;但內地已跌近兩成。這種趨勢已明顯影響了人們對後市的預期,在這種情況下,要穩樓價已不如想像中容易。

現時,中國政府已放寬銀行對首次置業者的借貸,利率亦比之前優惠。至於限購的要求,現在是先放三四線城市,將來應很快會惠及一二線城市。因為,只有讓樓價見底回升,才能改變人們對後市的預期。沒有這種改變,樓市是穩不住的,因此,寬鬆的措施應陸續會來。